跨國公司引進的人力派遣風潮,在台灣才吹拂。文化大學勞動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林佳和認為,步調慢,反而是好事。

勞動彈性化,讓工作的穩定性消失,個人生涯的可預測性降低。日本的飛特族(Freeter,或稱自由工作者,由英文的自由『free』與德文的工人『arbeiter』組成)和單身寄生族,都是這個趨勢的副產品。

日本一九八五年實施勞動彈性化,二○○四年,有將近一千六百萬人屬派遣、定期契約或部分工時工,約占全國五千萬勞動人口的百分之卅二。

日本總務省「二○○三就業結構基本調查」顯示,過半數職業女性以飛特族身分(兼職、工讀、派遣、契約員工)就業。學者指出,她們得先設法讓自己成為正式員工、領固定薪水,才會考慮結婚,這引發結婚率降低、晚婚與少子化現象。

台灣由於勞動派遣尚未立法,政策雖已宣示鼓勵,但企業使用派遣一向低調隱晦,難免有遊走法律邊緣的心虛;而近年草擬中的勞動派遣法,始終遭到勞工團體強烈反彈。

曾任全國產業總工會理事長的民進黨立委盧天麟說:「韓國工運朋友告訴我們:絕對不要讓它通過。」

他認為,法規一旦鬆綁,派遣就會以燎原之勢蔓延,企業為降低勞力成本,外移、外包、派遣,永無寧日,「最後全台灣都不會有正職員工。」

林佳和說,派遣一定使勞動條件下降,「否則雇主沒有誘因。」他說,制度未禁止企業擺脫不適任員工,然而用派遣手段像是拉長試用期,對就業穩定性是很大的傷害;「每次討論該不該立法,我都會問如果各位被派遣,家庭、生涯將如何,你們可想像嗎?」

若干派遣業者低價搶標,不但危害勞工權益,也導致勞動品質降低。中華郵政台北郵件處理中心的派遣工,薪資低,流動率高,工會理事長張治民說,有些人地圖不熟就上手,分不清這地址是哪個區,「就亂丟嘛,所以現在回籠信越來越多。」

人力派遣可以走多遠,才不致引發中產階級更下流化,不致崩解台灣的社會安全網,這不只是經濟抉擇,更是政治抉擇。


文章載自:http://mag.udn.com/mag/life/storypage.jsp?f_MAIN_ID=128&f_SUB_ID=1264&f_ART_ID=37716
創作者介紹

愛吃青椒的獅子

炭烤青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