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德華:從來都是普通人 不老秘笈之人生信條


《墨攻》的劇組成員
  

不老秘笈之人生信條:兼愛非攻,為他人作嫁衣裳 
  開公司,別人是為了賺錢,只有劉德華,用自己的片酬“接濟”公司運作。當老闆當到這個份上,失敗之極。

  他曾經一肚子委屈:“我應該沒有犧牲自己去愛別人這麼偉大吧?我對電影業也有一點像革離的傻,我很想幫忙,可別人又是否需要我幫呢?像當初我提出要救一下電影市道,可卻被人罵我是傻瓜。最初做亞洲新星導,幾乎是沒人看好,只有STARTV對我投百份之百信任票。”

  儘管香港電影業持續多年低潮,但秉承墨家“兼愛非攻”的精神,劉德華堅持了下來:“現實生活中,人有許多事不是由自己掌握的。不過我們的心和思想可以由自己掌控。生命路上,我們會遇到很多人和事,這些事或者稱心如意,或者讓你受到波折難過,可我們的心是決定我們走這條路是否成功的指針,只要一心一意向著目標進發,最終可以走出一個精彩人生。”

  於是,他終於賺了一次,釜山電影節也頒給了他“2006亞洲電影人”作為鼓勵:“這個獎我覺得很特別,因為我是首次以一個電影製作人、一個老闆的身份上台領獎。我希望大家以後除了記得我是一個藝人外,也記得我是一個電影製作人。”因為劉德華的成功,帶動了整個電影圈:“現在很多人來做這個計劃,像劉偉強、王家衛已經開始這種小成本投資,韓國日本也有人找我合作第二年新星導。

我現在的心情就像革離最後離開梁城時對梁城皇子說,你留下來吧,這個世界並不需要革離,需要的是愛人民的明君;電影業也一樣,大家需要的不是劉德華,只有劉德華一個人不停努力是不夠的,我們要每一個有能力的人,一起帶給電影業無窮生機。既然現在大家也認為新星導計劃是對的,就是一個好開始,這樣電影業發展下去才有望。”

  私底下,他只剩下一個小小心願:“我想當導演,不過當導演太辛苦,我覺得力量還不足,所以要再遲一點,想一下是否真的想嚐試再說。”

  不老秘笈之事業準則:拒絕替身,堅守不裸底線

  演員但凡入行,必然接觸到一個專有名詞———替身。

  遠景、打戲、裸露戲……替身無所不能無所不在。觀眾不禁要質疑:既然如此,要演員何用?

  這個質疑永遠不會有人指向劉德華。在《墨攻》拍攝過程中,好多危險場合他都親身上陣,甚至因為跳橋受傷、帶傷再次拍火燒上身戲,讓工作人員也不得不捏一把汗:“都到這份上了,您不必這麼拚命吧?”

  劉德華很認真地回答:“拍危險鏡頭當然會害怕,不過假如拍出的鏡頭效果好,作為一個演員便不會想太多,這些鏡頭都能看到我的樣子,因此不能隨便。加上動作指導都很專業,做足安全措施,跳橋並不危險,下面早放好了安全墊,是我自己不小心撞到橋欄受傷。我的腳踝軟骨經過診治,只要不用力便不會有事,所以導演叫我休息,我也不情願———怕我一個人影響整組人運作,又擔心不能定期完成所有戲份,所以休息兩日後,我馬上開工拍火燒戲。這段戲用鋼絲倒吊,腳不用發力,絕對不是問題。”

  除了親身上陣,他還挑戰角色極限:《童夢奇緣》中,他扮老;《墨攻》中,他髒兮兮;到了《門徒》甚至成了販毒集團老大……這一系列選角的考慮,有人歸結為轉型,不過他不承認:“這些年來,我從沒刻意去建立一個『偶像』形象。在我的立場,我甚麼角色都希望嚐試,並不是轉型,是對自己多一點挑戰吧。”

  只是,就算再具挑戰性,他依然有自己的底線:“拍戲的底線,我想是不能全裸,最多裸上身,一些變態或者會教壞人的角色我也不會接。演員是有感染力的,我不想年輕人看到受不良影響。而且拍電影這麼多年,選擇權都在我手上,我希望接的電影都帶有一些訊息,讓人看完後可以思考一些問題,或者反映一些特別的社會形態。假如每個人看過我的電影後會說『這是一部很有意思的電影』,那我應該會很開心。”

  不老秘笈之生活理念:低調生活,做不到為大愛棄小愛

  劉德華潔身自好,出道以來,負面新聞幾乎與他無緣,他的記者朋友甚至為此而向他抱怨:“你的生活太正常了,追蹤你簡直太悶了!”

  他笑笑:“我一直就是個普通人。只是擁有知名度而已,這一點我很難改變,就算我不做這一行,也不容易叫大家忘記我。目前唯一不同的,就是我走在街上有很多人跟我打招呼、簽名、拍照,或者有記者跟著我,其它跟一個普通人沒有分別———我並不見得跟你不一樣,我也用腳走路,用手拿東西,用嘴說話,餓了一樣要吃東西,病了也一樣要看醫生。對於目前的生活,我沒有投訴,我很喜歡我的工作,所以沒想過改變。可能現在藝人的私生活會受到某種程度的騷擾,不過我很慶幸記者朋友都對我很好,很少騷擾我,這一點我真的要好好謝謝大家。”

  私生活,尤其他的感情生活,劉德華自始至終呵護有加。記者旁敲側擊:“你覺得幸福包括哪些方面?目前覺得幸福嗎?”他回答:“幸福的定義,年青時可能會有不同,但人一旦成長,就不會再變了。年輕時有時想法會很傻,會想若我功成名就一定會是最大幸福,但功成名就,又怎及身體健康來得寶貴?我認為幸福很簡單:身體健康、有愛你的家人、朋友,這已經很幸福。我目前是否覺得幸福?我當然幸福,而且是十分之幸福。”

  滴水不漏的回答,偏偏漏了“感情”與“愛人”這兩個詞。

  最後,記者只得再度努力:“在《墨攻》中,你飾演的革離面對大軍挺身而出,最後卻連自己最愛的人都無法保護。如果身處那種情形下,你會怎麼選擇?”

  “革離也是一個人,他明知道戰火之中不應談兒女私情,而且他的身份談情會害了愛人。電影中,他曾經拒絕過對方的愛意,但最後還是接受了。這代表一個凡人,儘管修了墨家思想,但還是做不到只有『大愛』而沒有個人感情的『小愛』。”

  這,或許正是劉德華本人對愛的態度。

創作者介紹

愛吃青椒的獅子

炭烤青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